2014年福建一妇女病死在美国监狱中唐人街160辆林肯为她送行

原标题:2014年,福建一妇女病死在美国监狱中,唐人街160辆林肯为她送行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侨居海外的国人开始陆续回到国内生活,可在上个世纪末的时候,情况正好相反,一些人出于发家致富的目的争抢着要到国外去,美国就是他们最理想的国家。

然而,受到种种条件的限制,并非所有人都能获得移民海外的机会,于是,一些人为了获利,便经营起了非法的偷渡生意,本文要讲的这名福建妇女就是有着“偷渡皇后”之称的郑翠萍。

从事偷渡生意的行为毕竟是违法的,终有一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郑翠萍自然也不例外,2005年,美国法院依法对郑翠萍进行了审判,未来等待她的将是长达35年的监禁,而此时的她已经64岁。

按理说,作为一个犯罪分子,郑翠萍的余生应当无人问津,可就在2014年,她病死于美国监狱的时候,纽约唐人街的华人们竟纷纷涌上街头为她送行,殡仪馆的门口甚至还停放了足足160辆的林肯车,她的葬礼可谓是无限风光……

那么,郑翠萍究竟是怎样成为名噪一时的“偷渡皇后”的呢?而做惯了非法生意的她又为何会在死后赢得众多华人的爱戴?她又有着怎样的传奇人生呢?这一切还要从她的出身开始讲起。

郑翠萍,于1949年出生在福建福州市亭江镇盛美村的一个贫穷的渔民家庭,父母靠打渔为生,一家人经常食不果腹。

作为家中的长女,郑翠萍为了谋生在初中毕业后就跑到了福州市城里打工,并且在这里与日后的丈夫孙亦德相识,彼时福州的经济发展还比较缓慢,郑翠萍和丈夫打拼了几年也没有太多的积蓄。

1974年,25岁的郑翠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知香港的发展非常迅速,为了过上好的生活,她便拿着和丈夫多年来积攒下的钱托人办理了移居香港相关手续,并和丈夫在几个月后到了香港生活。

到了香港之后,郑翠萍立马就被眼前的繁荣景象给震惊了,面对着到处的灯红酒绿和车水马龙,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香港混出一番事业。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过了几年之后,郑翠萍又惊喜地发现原来在大洋的彼岸,还有一个美国要比香港更加繁荣,在香港闯荡了几年仍没有起色的她又产生了前往美国创业的想法。

可在当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去美国的机会的,没有学历、没有地位、没有任何名气的贫家女郑翠萍显然就是不符合条件的人中的一个,她的丈夫同样如此,这让她很是郁闷。

“到美国去,我一定要去美国!”内心的执念并没有因为现实的束缚而产生任何的动摇,既然通过正常渠道无法前往,郑翠萍只能另辟蹊径,于是,她便产生了偷渡的想法。

偷渡毕竟是违法的,当郑翠萍兴奋地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丈夫孙亦德时,孙亦德果断拒绝了,并且还不断地劝她放弃这个决定,但郑翠萍正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这番言语,既然丈夫不同意,她就只好独自一人前往,甚至把孩子也留给了丈夫抚养。

1981年的一天,郑翠萍拿着托人买好的船票登上了前往美国纽约的货船,这是一艘没有营业执照的黑船,一路上,郑翠萍通过与人聊天得知了偷渡的生意竟然利润如此之高,她的心里很是羡慕,这也成为了她之后从事这种非法生意的源头。

不过,最初的郑翠萍还是想着通过自己正当的努力获得财富,到纽约后,由于这里的房租实在太贵,她只能在纽约郊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了一家小杂货店。

直到生意有了起色之后,她才搬进了唐人街,并且新开了一家小吃店,专门卖些福建当地的特色美食,这都是她年少时在家里学会的。

果然,美国人立刻对这些新鲜的美食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郑翠萍的生意越来越好,不到一年时间,她就有钱在纽约买了一处房子,而且还把丈夫和儿子从香港接了过来。

如果此时的郑翠萍没有动歪心思,按部就班地经营,她的后半生也会衣食无忧,幸福美满,但对财富无休止的欲望还是促使她走上了违法经营的歧途……

“在福建福州地区,如果向人们提及郑翠萍这个名字,也许没几个人知道,但如果说起‘萍姐’,那可是家喻户晓。”“萍姐”就是当地人对郑翠萍从事非法偷渡生意后的尊称。

郑翠萍在美国发财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老家,盛美村的乡亲们逢人解说她在美国过得多么多么好,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福州地区都知道了郑翠萍在美国发家的故事,而她的经历就成为了一些青年人的榜样。

受到郑翠萍的影响,当地的一些青年也想到美国发展,可他们面临着和郑翠萍一样的问题,那就是无法获得前往美国的资格,于是,一些人家便开始委托郑翠萍办理此事。

起初,郑翠萍觉得这些人都是乡里乡亲的,帮一下也没什么问题,而且还能带动大家致富,也是好事一桩,她也就开始了帮人偷渡的行为,每次都几乎算得上是无偿帮助,大家伙都对她很是感激,纷纷称她“萍姐”。

可随着偷渡到美国的福建人越来越多,郑翠萍也开始应接不暇,不过与此同时,她更是从中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既然有这么多人愿意到这来,我为什么不收取适当的费用呢?”有了这一想法,郑翠萍便开始了一连串的操作。

已经在外打拼了十几年的郑翠萍表现出了惊人的决策能力和学习能力,没过多久,她就把多个零散的偷渡团伙组织了起来,进行统一管理,逐渐形成了全球性的华人偷渡网络。

尽管郑翠萍进行了收费,但偷渡的人却一直在增多,这让她的“事业”迅速壮大,钱也赚得盆满钵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一名偷渡人员的费用还是1.8万美元,可到了1994年,这个价格就翻了一番。

在郑翠萍十多年的偷渡经营中,她累计通过收取费用非法获得了高达4000多万美元的惊人财富,当时从事偷渡生意的人都被称为“蛇头”,而在这一行业遥遥领先的郑翠萍自然也就成为了大家公认的“蛇头之母”。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郑翠萍反而变得“谨慎”了起来,她变得十分低调,没有豪宅,不开豪车,出门都是和普通人一样挤公车。

而在平时,她也本本分分地经营着自己新开的一家饭店,一些不知内情的人实在无法将她与那个私下里闻名的“偷渡皇后”混为一谈。即便如此,郑翠萍还是好几次都露出了马脚。

郑翠萍的第一次被捕发生在1989年,彼时为了顺利完成一次正在进行的偷渡活动,她竟然主动叫人拿钱贿赂了美国海关的一名便衣警察,然而这名警察却表示了拒绝,反而顺藤摸瓜找到了郑翠萍,成功将其逮捕。

美国警方从郑翠萍的口袋里发现了五万美金和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上写满了世界各地的数百个电话,在郑翠萍拒不交代自己犯罪行为的情况下,当地法院便只好以偷运人口罪判处其四个月的监禁。

而在这之后不久,郑翠萍的丈夫孙亦德也受到她的影响做起了偷渡生意,并且因为一场意外事故被美国警方逮捕,随即在监狱里待了九个月。

夫妻二人都有过被捕的经历,但由于警方并不知晓郑翠萍就是著名的“蛇头之母”,所以每次她都只被关了不久就放了出来,走出监狱后的郑翠萍并没有丝毫的悔改,仍然继续操持着她一手经营起来的“生意”,直到一场惨案的发生……

1993年春,一艘印着“金色冒险号”字样的货轮从中国出发,驶向了太平洋,此行的目的地是美国纽约。

从外观上看,这艘货轮和其它的货轮没有什么差别,可当船行驶到公海以后,货舱里究竟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原来,这艘货轮也归郑翠萍指挥,此次船上足足装了300个福建人,他们都是为了到美国寻找发财的机会才选择的偷渡,每个人都事先给了郑翠萍一定的缴纳金。

航行的路线是郑翠萍多年经营出来的,船长也是她多年的心腹,对于此次航行她很是放心。

到了五月,货轮驶到了纽约市附近的一个沙洲搁浅,按照规定,郑翠萍早已提前安排了人手前去接应,以躲避美国海岸警备队的搜捕,但负责交接的那个人却在十几天后突然“叛变”,向警方汇报了此事。

于是,货轮上的300余人足足等了十多天的时间都不见人前来接应,他们的行踪反而被美国警方发现,他们此行是犯法的,为了逃命,一些人因为害怕竟直接跳进来海里,有10个人被淹死,受伤的也有数十个。

“金色冒险号”上发生的惨案立即就引起了纽约市的警方的重视,经过对前来自首的人和船上的人的不断审讯,警方这才知道原来在唐人街经营饭店的郑翠萍就是那个江湖中闻名的“蛇头之母”。

接下来,美国警方当即以人口走私、绑架、勒索等多项罪名对郑翠萍进行了指控,并安排训练有素的刑警前去缉拿,可当警察来到郑翠萍的饭店时,却发现竟扑了个空。

原来,郑翠萍在纽约经营了多年,关系网早已十分庞大,当“金色冒险号”东窗事发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警方追捕,她立即利用一本假护照乘坐飞机飞回了中国。

从美国潜逃后,郑翠萍回到了自己的老家盛美村,在早些年购买的盛美村398号别墅里生活,“天高皇帝远”,郑翠萍在这里又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偷渡生意,一干就又是7年之久。

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饶是郑翠萍机关算尽,她还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被警方逮捕。

那是在2000年4月中旬的时候,郑翠萍在一次前往香港期间,一不小心将自己儿子的护照落在了飞机的座位上,这个护照随即被机场警方发现。

此时的郑翠萍早已被美国警方全球通缉,家人的信息也被国际刑警得知,因而香港警方很快就将这一重大发现告知给了美国警方,双方决定一起在机场守株待兔,等待郑翠萍回来取回护照。

果然,在这年的4月17日中午时分,郑翠萍出现在了警方的视野之中,没等她做出任何举动,几名警察就一拥而上,将其逮捕,经过对指纹的辨认,警方锁定了她的身份。

2004年底,郑翠萍被移交到了美国,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一年后,美国纽约法院正式对她进行了开庭审理,尽管她仍然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自我辩护,但面对铁证如山,任何的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

最终,64岁的郑翠萍以人口走私、非法洗钱和绑架等多项罪名被判处35年有期徒刑,并且不得假释,曾经名噪一时的“偷渡皇后”、“蛇头之母”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然而令法官和警方都感到十分费解的是,就在开庭审理的当天,现场聚集了数百名的纽约唐人街的华人,他们居然在台下窃窃私语,纷纷表示郑翠萍无罪,甚至还在其病死监狱后做出了开头提到的那些看起来十分荒唐的举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郑翠萍在进行偷渡经营时,非常重视对来美国的福建老乡的保护,还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便利”。

当时,偷渡前往美国的缴纳金可是十分的昂贵,有很多普通百姓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郑翠萍就主动采用了分期付款的方式,即允许人们先行缴纳很少一部分的定金,等到美国发了财再补齐剩下的部分。

而对于那些连定金都交不起的人,郑翠萍也想到了办法,她主动为他们放贷,并且不限制还款的期限,让想到美国去的人都能有一个机会。

在这两种措施的刺激下,越来越多的人偷渡前往了美国,据当时的一名偷渡者回忆:“那时,偷着到美国去的人,没有一个是不借萍姐钱的,没有一个是不受到萍姐帮助的,大家都对她很是感激。”

在偷渡到美国去的人眼里,郑翠萍是宛若女神的存在,正是得到了她的帮助,他们才有了一个发家致富的机会,所以才会出现众位华人盛装出席她的葬礼的奇观。

不过,郑翠萍的偷渡经营本身就违反了法律,而且她还利用一系列的非法手段刺激人们进行偷渡,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所以,她的结局也是必然之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